“那时候不是还小嘛!”她辩解道。

“就算被我看到的话,那又怎么样,我只会觉得很可爱啊!”他道。

“你真的觉得我睡觉流口水的样子会可爱吗?”她疑惑地问道。

“嗯,很可爱。”甚至可爱的让他想要更早的去拥有她!

易谦锦的脸又忍不住地红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今晚对着他,她老容易脸红。

“那你明天回鹿城吗?”她岔开着话题问道。

“我学校请了几天假,这几天我会在深城这里,至少弄清这起绑架案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沈寂非道,抬起手,轻轻地抚上了易谦锦手腕处的伤。

白嫩的肌肤,有不少磨破皮的地方,这是之前那些绑匪用绳子捆着她的手,然后她双手挣扎的时候弄伤的。

如今虽然伤处已经涂了药,不过要结痂,只怕还要好几天。

“还好这次没出什么意外,以后要更小心一些,就算是一些熟悉的人,也别大意了。”沈寂非提醒道。

“知道了!”她应着。这次的事儿,对她来说,也是一次教训。

“身上的伤还痛吗?”他问道。

“不怎么痛了,我伤的地方,可比子欣姐要轻多了,而且子欣姐还差点被那些绑匪......”想到这里,易谦锦的身子就涩涩发抖。

她在获救后,从父母的口中,得知当时何子欣引开绑匪后,被绑匪捉住,差点又要被强了,还好易谦辞的出现,才让何子欣免于一劫。

“别怕,已经没事儿了。”看着她发抖的身子,他赶紧抬手,轻轻抚着她的后背,状似安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